朝鲜举行国庆70周年中央报告大会 金正恩首次出席

朝鲜举行国庆70周年中央报告大会 金正恩首次出席

新闻 2018-09-13 17:47:31


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大气十条》)和《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攻坚行动方案》)有关工作要求,近日,环境保护部向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以下简称“2+26”城市)相关省和城市人民政府发送《关于通报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017年10—11月环境空气质量有关情况的函》(以下简称《通报》)。


《通报》对“2+26”城市2017年秋冬季以来细颗粒物(PM2.5)改善情况进行排名。


2017年11月,“2+26”城市PM2.5月均浓度范围为46—91微克/立方米(μg/m3),平均为68μg/m3,同比下降37.0%。月均浓度较低的前3位城市依次是北京、廊坊和天津市;月均浓度较高的城市是邯郸、安阳市和开封市,分别为91μg/m3、89μg/m3和81μg/m3。从改善幅度来看,“2+26”城市PM2.5月均浓度比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降幅范围为11.8%—54.1%,降幅排名前3位的城市为石家庄、北京和天津市,分别下降54.1%、54.0%和49.0%。2017年10—11月,“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范围为52—87微克/立方米(μg/m3),平均为65μg/m3,同比下降22.6%。平均浓度较低的前3位城市依次是北京、廊坊和济宁市;平均浓度较高的前3位城市依次是邯郸、邢台和石家庄市。从改善幅度来看,26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降幅排名前3位的城市为石家庄、北京和保定市,分别下降44.8%、43.5%和42.0%。


《通报》提出,2017年10—11月,20个城市满足改善目标的时序进度要求,需要再接再厉,做好后续工作。邯郸、晋城、济宁、菏泽、开封、濮阳、长治和郑州市距离改善目


标还有一定差距,需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据预测,2017年冬季属于暖冬,不利气象条件主要集中在未来3个月,各地需要加大督查督办力度,采取针对性更强的措施,提高治


理效果,积极应对重污染天气,确保完成环境空气质量改善目标。


这是一个宏大的产业扩张规划,但他需要克服一个难题是——如何让海天盛筵保持一贯的品牌影响力。

东日本大地震那年(2011年——参考消息网译注),母亲突然去世了。从那时候起,父亲偶尔会抱怨没钱。我也与父亲谈起过是否要继承家业,父亲却说:“这一行未来不会有什么空间,别做这个了。”

王裕佳表示,20年前成立史维会时,他感到前途渺茫,不过同年,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一书出版,唤醒了西方乃至全世界的记忆。当时,史维会对该书进行大力推广,邀请张纯如访问加拿大,并安排对她的中英文媒体采访。从此事开始,王裕佳坚定了办好史维会的信心。

7、化学试剂和助剂制造、化学药品制剂制造、有机化学原料制造企业限产50%以上,以生产线计,仅有1条生产线企业以产品产量计,以企业用电量核查。(央视记者 董琪琪)

“今天的中国是否以为自己已经重新成为‘中央王国’,全世界都必须向它磕头?”在日本前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如此撰文抨击“中国的主权要求膨胀”之际,日本正在亚太展开一系列据认为“针对中国的”外交攻势。在日本主导下,26日的日本与太平洋岛国峰会第一次讨论了海上安全保障问题;被怀疑出于“政治目的”向太平洋岛国提供大量援助时,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却呼吁提防中国利用“金钱外交”扩大在这一地区的影响。28日,3艘日本军舰将对正与中国吵得火热的菲律宾进行“亲善访问”,日本还计划向菲律宾援助巡逻艇。公开鼓吹“不要对南海争端视而不见”的日本媒体说,中菲对抗是对钓鱼岛问题发出的警告,日本的做法将促使中国三思而后行。 “从购买钓鱼岛,到各种军演、外交拉拢,日本最近针对中国的动作频繁,甚至形成一种处处与中国争的气氛,试图把中国描绘成一只亚太恶龙。”旅日学者庚欣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但他同时表示,小动作不断恰恰说明日本没有对中国造成重大威胁的分量,它不过是制造麻烦。


日本加紧在亚太防范中国


“这次峰会与以往不同,第一次讨论了海上安全保障问题,强调了遵守国际法和海洋规则的重要性,此举意在间接地牵制中国。”日本《产经新闻》27同这样评论在冲绳召开的第六届日本与太平洋岛国峰会。报道称,尽管首相野田佳彦在峰会结束后强调会议不针对任何国家,但这仅是一种表述而已。《日本经济新闻》称,峰会已经成为一个安全保障的舞台,目的是为了与海洋活动日益频繁的中国进行对抗。参会的太平洋岛国大都分布在中美两国攻守的“第二岛链”上。因此,日本要支持美国,帮助太平洋国家培养防卫人才。


美国首次参加此次峰会。《日本时报》 27日说,华盛顿正将焦点转向亚太地区,反制日益强硬的中国。16个国家及一个地区的领导人发表联合宣言,强调国际法在维护本地区海洋秩序上的重要性,明显指向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南海的领土争端。


《读卖新闻》27日报道称,日本在这次峰会上再次使用“金钱外交”手段,承诺今后3年向与会太平洋岛国提供大约5亿美元的援助。同时,在太平洋岛国对华债务日益增加之际,野田佳彦敦促中国根据国际规则开展经济合作,提高海外援助的透明度。


日本新闻网称,日本希望与太平洋岛国一起强化军事合作,阻止中国的海洋扩张战略,尤其是中国“金钱外交”对日本太平洋势力范围的侵蚀。共同社分析说,为了维系与各岛国之间的关系日本煞费苦心,因为中国通过提供巨额援助不断扩大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入常”的日本担心“传统支持基础”受到动摇。


虽然苦心经营,但峰会的效果却未必达到日本的期望。《产经新闻》说,在峰会上,太平洋岛国关心的都是促进渔业和观光发展的问题,不想刺激给予本国经济援助的中国。有的国家私下对美国加入后讨论倾向安全保障方面表示不满。法属南太平洋塔希提岛的《塔希提新闻》评论说,三年一次的峰会以往并不不引人关注,但此次日本却格外重视,这其中有扩大政治影响和与中国争夺影响力的考量。但太平洋岛国不应为发展与一方的关系而牺牲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东南亚国家同样是日本拉拢的重点。《菲律宾星报》26日报道说,日本海上自卫队三艘军舰将从28日开始对菲律宾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


此前日本政府已宣布要向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艇和两艘舰船,加强菲律宾海巡能力。报道称,菲国防官员称来访是例行之举,与目前的黄岩岛局势无关,但日本《读卖新闻》


在社论中敦促日本“不要对争端视而不见”,不能坐视中国在南海加强军备,因为日本“与宣称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中国有类似的摩擦”。《读卖新闻》称,日本的帮助有助于菲律宾加强海上安全,“促使中国三思后行”。


日学者鼓吹做好战争准备


在自己动作不断的同时,日本也格外在意中国的一举一动,一条“中国将投入巨资支持东南亚落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消息在日本引来非议。共同社26日报道称,中国正在研究建立一个大型金融机构,注资100亿美元以支持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报道认为,在亚洲开发援助方面,一直掌控亚洲开发银行的日本拥有较大影响力。随着经济实力增强,中国试图掌握亚洲开发援助的主导权,“围绕亚洲地区金融展开的日中霸权之争势必将愈演愈烈”。


“今天的中国是否以为自己已经重新成为‘中央王国’,全世界都必须向其磕头?”日本前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27日在《曼谷邮报》上提出这样一个怪诞的问题。文章称,中国与菲律宾和日本分别因黄岩岛和钓鱼岛爆发痛苦的争端,两个岛屿都在中国领海之外。中国主权要求如此膨胀,以至于许多亚洲人猜想什么才能满足中国的“核心利益”,它是否没有任何限制?如果强硬外交是中国领土要求扩大的唯一表现,亚洲领导人也许能够睡得更踏实,但事实是中国的海军在太平洋、特别是在钓鱼岛和黄岩岛日趋活跃。


在中日各种矛盾中,钓鱼岛争端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一个。日本《产经新闻》26日报道称,鼓吹购买钓鱼岛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开设的捐款接纳账户已经收到超过9.1亿日元捐款。


“中日为一座小岛爆发又一次马岛战争?”法国《世界报》25日用这样的标题强调中日之间的外交僵局。文章称近几周中日两国围绕钓鱼岛问题和一系列主权争端而引发的紧张关系升级,中国取消了若干高层访问议程,这被普遍认为是对日本搞小动作的报复。中日双方在岛屿主权争端方面互不相让的姿态,最终可能导致“棘手结果”——这也许意味着一场类似英国和阿根廷马岛冲突的“热战”。


有日本学者也鼓吹做好战争准备。


据美国《时代》周刊网站报道,日本京都产业大学世界事务研究所所长东乡和彦日前表示,日本有一到两年时间来解决与中国的岛屿争端问题,否则将有与中国爆发热战的危险。“我们正漂移到一个我们不希望到的地方,我们正在失去时间,我们需要做好军事准备,同时尽一切外交努力弥合东京与北京的裂痕。这真的正在成为战争导火索。”东乡和彦说道。


据共同社27日报道,中国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取消了原定于28日开始的访日行程。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周也取消了访日计划。有分析认为,围绕“世界维吾尔大会”在东京召开以及钓鱼岛问题的分歧是访日计划取消的原因。


“日本只是给中国制造麻烦”


为什么日本针对中国的小动作不断?日本两岸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庚欣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日之间有两大固有矛盾,一是具体的岛屿纠纷,另一个是“地区霸主”。两国都有一个世界大国梦,但近年来,两国发展呈现完全不同的轨迹,中国国力大增,日本的下降却很明显,日本国内出现了政局大混乱、大改组的局面。在被动的局面下,日本希望搭美国重返亚太的车,配合美国的战略,牵制中国,不断渲染中国的海权威胁,试图把中国描绘成一只“恶龙”。这反映了日本的岛国心态、小家子气。但在政治不信任之外,两国经济合作持续加强,日本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越来越大,不至于撕破脸。说到底,日本只是给中国制造麻烦,没有力量对中国构成真正威胁。


“亚洲霸主之争”是不少媒体分析中日摩擦时经常提到的观点。德国新闻台以“日本东京电视塔超过中国电视塔”为题目说,中国已经成为日本的“心病”。自从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大经济体后,日本并不服气。两个强国因为历史问题和海上争端,一直暗暗较量。《日本时报》日前在“规划亚洲未来”的报道中称,美国学者克劳德·梅耶在其着作《中国和日本:谁主亚洲?》中提出的问题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崛起的中国令日本日益黯然失色,看来注定成为亚洲的霸主。文章说,中国决意成为亚洲“无可争辩的领袖”,加之两国目标不同,中日不可能共同主导亚洲。因此日本最好以东亚峰会进程为基础,促进地区共同体,将印度拉进来以利于抗衡中国。


德国柏林亚洲问题专家夫罗里扬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十年来,日本已成为“日落之国”,而中国就像“东方升起的太阳”,让日本恐惧。这之间有嫉妒成分。但日本并不服输,所以不管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一直把目标对准中国。日本自二战后一直倡导的“防卫外交”已经改变为“攻防结合外交”,因为中国崛起太迅速。


日本智库野村综合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松野丰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日本媒体对中菲南海问题的报道“出了问题”,虽然日本从中东进口的石油要从南海通过,但是日本政府明白南海主权事务与日本无关,日本媒体不应在这方面“指手画脚”。松野丰强调,中日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才是中日关系的重中之重,比如中日之间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在这个问题上,日本政府会抓住中日关系的根本,不会“跑偏”。(本报驻日本、美国、德国特约记者蒋丰李珍李勇青木 本报记者魏莱 魏辉柳玉鹏)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朝鲜举行国庆70周年中央报告大会 金正恩首次出席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9-13

简介:这是一个宏大的产业扩张规划,但他需要克服一个难题是——如何让海天盛筵保持一贯的品牌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