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离婚后耗尽60万积蓄打赏主播 生活基本靠偷

大叔离婚后耗尽60万积蓄打赏主播 生活基本靠偷

新闻 2018-09-14 08:24:18


2017年9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召开干部大会传达学习《中央关于孙政才严重违纪案审查情况和处理决定的通报》精神。与会同志一致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坚决贯彻中央精神,坚决迅速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精神和要求上来,更加坚定地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更加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部党组书记、部长苗圩同志主持会议,传达中央精神,代表党组提出贯彻落实意见。


会议指出,中央对孙政才严重违纪案的处理决定,英明果断、及时正确。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及时发现并彻底查处孙政才严重违纪案,为党和国家清除了一个重大政治隐患,充分表明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坚持在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充分说明了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得到全党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


会议强调,部系统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从孙政才严重违纪案中汲取深刻教训,充分认识到党中央关于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重大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要把思想和行动迅速统一到中央精神上来,旗帜鲜明讲政治,不断提高政治站位,增强政治觉悟,保持政治定力。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更加坚决地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更加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会议要求,部系统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进一步强化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严格遵守党章和党内政治生活准则,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开展更为严肃认真的党内政治生活,涵养党内政治文化,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继承和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修好共产党人的“心学”,守住党性,不忘初心,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时刻牢记“纪律面前人人平等,遵守纪律没有特权,执行纪律没有例外”的要求,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纠正“四风”,自觉接受党组织监督、群众监督和社会监督。切实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把握和运用监督执纪的“四种形态”,坚持一刻不松、一寸不让,持续深入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继续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打赢反腐败斗争这场正义之战。


会议强调,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部系统各级党组织、部门各单位、全体党员干部要紧密围绕服务保障十九大统筹安排各方面工作,特别是要抓好通信保障、网络信息安全、维护稳定等重点工作,以更加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部党组成员、总师、老部领导、部机关及在京单位司局级以上干部参加了会议。


辩护方或会主张陈世峰针对江歌没有主观上的“杀意”,因此不是“故意杀人”。关于检察官提出的物证,辩护方可能会以水果刀不是被告人带来的为之辩护。因此,刘鑫的证言很关键。

同时,他还表示,将加快推进疏解整治、拆除违建、治理污染、优化环境等重点工作,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她认为,中国要充分利用“一带一路”的思路,真正认识海洋,发展海上运动,才能让中国成为海上强国。

调研中受累的应该是调研者,而非被调研对象

“甬温线7·23特大事故”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因为主持了一场备受争议和质疑的发布会,再次将新闻发言人这个敏感的岗位推到聚光灯下。


几天后,曾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任语文出版社社长的王旭明发表致王勇平的公开信,直言不讳地批评了王勇平的表现,同时强调这场新闻发布会本就不应由王勇平独自担当。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而已离开新闻发言人岗位三年的王旭明却未淡出人们的视野,他最近所写的《致勇平兄的一封信》、《假如我是双汇故宫哈药红会的新闻发言人》等公开信,让人们从更自由更客观的角度看待新闻发言人这个虽已全球化、职业化,却仍带有些许“中国特色”的特殊角色。


在中国,新闻发言人应该如何做?如何既让领导满意,又能成为与群众之间沟通的桥梁?如何在“戴着镣铐”的情况下,把舞跳好?本报记者与曾经的“个性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对话,也许能带来一些启示。


“总理可以开记者会,部长为什么不能”


齐鲁晚报:最近,连续出现像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故宫瓷器被损、7·23温州动车事故等公共事件,使新闻发言人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甚至成为指责的对象,您觉得,为什么总是新闻发言人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王旭明:新闻发言人的工作性质就是在发生事件时,负责澄清事实和表态。因此他们成为事件的焦点也不稀奇。新闻发言人可以是政策的发布者、信息传播者,也是救火队员、道歉者。


齐鲁晚报:但是这几次公共事件中,公众对新闻发言人的表现都感到不满。


王旭明:也许我应该为新闻发言人辩解一下,不是所有内容都应由新闻发言人发言。比如这次7·23温州动车事故发布会,我坚持认为,铁道部召开这场新闻发布会,就应该部长出来,在事故现场召开。我们应该学习总理,总理到了事故发生地就举行新闻发布会,总理可以这样,部长为什么不行?


齐鲁晚报:是,温总理在这次7·23事故中,包括以前的汶川地震都是在现场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王旭明:所以我郑重建议,在遇到重大事件时,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主要领导,只要有可能就一定要参加新闻发布会,面对公众,面对媒体。如果不能面对,你要给予合理的解释,并且由级别稍微低一点的官员出席。


齐鲁晚报:公众也是希望在这种场合,能由一个部门的一把手出面解释,这也更有公信力。


王旭明:其实“一把手”出面,这只是一个表象。“一把手”出来背后的深刻含义是———就像我们老领导赵启正先生说的,你必须把工作做好,如果工作没有做好,就靠新闻发言人,就靠嘴去说,那效果就非常有限。


比如说你工作没做好,你让新闻发言人去堵枪眼,实际上也堵不住。老百姓也不会相信。你把没做好的工作说得很动听,那就不是事实。把工作做好,是新闻发言人发好言的前提和基础。


齐鲁晚报:在这次7·23事故中,我们是否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上级不愿意公开,或者一些工作没有做好,从而导致新闻发言人的回答不被公众接受?


王旭明:肯定是有的。对于某些官员来说,信息公开就意味着权力的丧失、利益的缺损、个人名誉和地位的动摇。公开还意味着为官习惯的改变。


齐鲁晚报:这种情况下新闻发言人该怎么办?


王旭明:新闻发言人仅凭一张嘴是无法满足公众要求的。郭美美、故宫瓷器、7·23事故等公共事件的新闻发布会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齐鲁晚报:这样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新闻发布会岂不成了应付公众的一种形式?


王旭明:我只能说,我们党和政府推行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不仅是针对新闻发言人的要求,更是对各级党和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要求。换句话说,如果各级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不重视新闻发布制度,或者只表面重视新闻发布制度,你让新闻发言人重视新闻发布制度,这是天大的笑话。


“新闻发言人要走职业化道路”


齐鲁晚报:您理想中的新闻发言人是什么样子?


王旭明:咱们国家的新闻发言人,我最欣赏的甚至崇拜的,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原主任赵启正先生,最近几年他代表政协在全国两会期间发言,每一次都堪称经典。


齐鲁晚报:也就是说,现在一些新闻发言人还是存在欠缺的?


王旭明:就是缺少自己的话。难就难在当新闻发言人,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但现在是立场是政府的,语言也是政府的,新闻发言人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齐鲁晚报:需要学习如何说自己的话?


王旭明:现在,我觉得最实在的就是学会怎样面对公众和媒体讲话。人的一生千万不能只会对家人和同事讲话,还要对公众和媒体讲话,这是一门学问,需要学习。有一位美国学者,他说,在当代,你不要关心你说了什么,你要关心人们听了什么。但是我们现在还是只重视说,不断地说,而对听了没有,听到什么不重视。这只能说,这是传播上的意淫。


齐鲁晚报:虽然我们现在有了自己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但后面的路还很长。


王旭明:我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但关键是第二步,比第一步更加艰难,而且更加重要。我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要解决三个问题,什么时候发言,谁发言,怎么发好言。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该怎么落实。不落实怎么办。


齐鲁晚报:能举个例子吗?


王旭明:很多新闻发布会,说了半天,里面没有新闻。因为新闻发布会的发布,决定权不在新闻发言人,而是在领导。如果碰到一个完全不懂新闻发布会的人,他又决定要开新闻发布会,那结果可想而知。


齐鲁晚报:所以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搞新闻发言人培训。


王旭明:新闻发言人培训太重要了,不是纯粹讲理论,而是一个例子,一个解释,一个现场练习,我都觉得非常有必要。从我参加的几十场培训中,我深深感受到,不仅是基层,我倒是觉得高层,他们的新闻素养还是不高。


齐鲁晚报:那您认为,怎样才能让新闻发言人———不管是基层的还是高层的,真正成熟起来?


王旭明:我认为主要问题在于,现在新闻发言人仍然是官员,而不是职业,这是我们新闻发言人与国外的最大不同。我们的新闻发言人要成熟起来,必须要走职业化的道路。


“白宫发言人未必适合中国”


齐鲁晚报:听说您崇拜朱镕基、吴仪,并说他们不是整天说正确的废话,敢于亮明自己的观点,说的话百姓听得懂。您是否也希望有这样的领导,新闻发言人才会好做一些?


王旭明:朱镕基、吴仪是一种类型,不过,好领导有很多种类型。应当说,在党中央领导下,拥有开放、开明的心态,积极进取,不断跟上时代潮流,敢于创新的领导,不管是什么性格,那新闻发言人就好做。反之,就不好做。


齐鲁晚报:也就是说,想当一个好新闻发言人,领导很重要。


王旭明:(沉默片刻)怎么说呢……新闻发言人也许最终还是服务于领导的,领导不认可,新闻发言人不好做。


齐鲁晚报:您曾说过,“中国的新闻发言人是全世界最难的新闻发言人”,是有感而发吗?


王旭明:第一,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大多没有媒体工作经验,国外的新闻发言人大都有此经验。第二,我们是行政制度很强大的国家,如果你的领导不重视新闻发布,新闻发言人就很难做。第三,现在国外新闻发布制度已经走了几十年,已经走上了制度化、职业化的道路,而我们的新闻发布制度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很多地方还不规范。特别是我们的新闻发言人还不职业化,而是一级官员。那就更增加了难度。


齐鲁晚报:除此之外,对比一下国内外新闻发言人制度,我们有什么不同?有什么优劣?


王旭明:其实,我倒不赞同这种比较,因为比较半天不同,我们还是没法改变现有的体制。而且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国情、文化、习惯,还有一些不同的待人接物的处事原则等,西方新闻发言人的长处不一定能够在中国生根发芽。你让美国白宫的新闻发言人来我们的街道办当个新闻发言人,可能还玩不转呢。与其讨论这些不同,还不如多想想在现在情况下,如何当好新闻发言人。 齐鲁晚报:有些像戴着镣铐跳舞。


王旭明:可以这样形容,像戴着镣铐跳舞。但不是戴着镣铐就不能跳舞,就跳不出好舞。一方面,新闻发言人是公众和领导的桥梁,而另一方面,新闻发言人在服务时要平衡公众和领导期望,促进政府、企业和媒体、公众的相互理解。


“请别再叫我原新闻发言人了”


齐鲁晚报:如果有机会,您还希望再做新闻发言人吗?


王旭明:第一,我不希望了。第二,假如还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想做教育的了,我不想做重复的自己。我特别崇拜、欣赏那些80后,三年干这个,两年干那个,经常跳槽。人生当中有十几个,二十几个工作,那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


齐鲁晚报:虽然您不做新闻发言人了,但在《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假如我是双汇故宫哈药红会的新闻发言人》中,公众还是习惯把您和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联系起来。


王旭明:三年前,我是作为教育部的新闻发言人说话。卸任以后,我已经从官员变成了企业主,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可以以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来讲话。在当下,每一个渴望进取的知识分子,都想完善表达自己的情感。


齐鲁晚报:那你现在的“发言”,与新闻发言人时的发言,有什么不同?


王旭明:肯定有,一个社会角色,就要说与你相适应的话。公共知识分子和官员,是一条河上行驶的两条船,方向是一致的,但船是两条船,路是两条路。我们现在有些官员,混淆了这个区别,当官员时,说的是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论,而有些退了休的官员,还在拿官员的身份说话,或者当公共知识分子的时候,却说官话。


齐鲁晚报:的确经常有人犯这种错误。


王旭明:比如我对故宫的态度吧,我认为他们非常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误,而且还态度不好,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故宫自始至终都没有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负责任的交代,我已经通过博客、微博做了几十次发言,我非常愤怒。如果放在三年前我讲这些话,那可能就不妥,会被认为是代表教育部表态。现在则可以自由地评论了。


齐鲁晚报:那您希望,现在人们应该如何认识您?


王旭明:所有的新闻发言人,卸任以后,我不能说绝对没有吧,但是很少有人被称作“原新闻发言人”。我搜遍了,好像只有王旭明,公众和媒体不厌其烦地说,他是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我对公众和媒体还记得我表示感谢,但我希望大家以后直呼其名,王旭明。不要称呼我为“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了。


齐鲁晚报:虽然您已经离开新闻发言人岗位,但在大家印象中,您一直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王旭明:谢谢,我还是一个感性的人,经常有冲动的时候。比如故宫和春晚,我一直在反驳。可不可以不说呢?可以,但不说就难平内心愤懑。


比如说,我在微博上说,建议故宫把破损的瓷器粘好了,低价售出,找出废旧文物重复利用的新经验。我查了一下字典,发现故宫的“故”字就是逝世的意思,因此故宫还不如叫死宫。这就是很感性的话。


齐鲁晚报:现在网上仍然有王旭明语录,有您“没钱就不要上大学”的言论,现在回头再看,您觉得那时候感情用事了吗?


王旭明:我觉得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当时是代表部门发言,现在我代表我自己。我当时没有想错。


齐鲁晚报:您的确有个性。


王旭明:我倒是很希望通过你的文章,呼吁更多的有识之士,真正有良知有操守的专家学者,在社会普遍比较浮躁的情况下,讲一点良心话,讲一点真话,讲一点与普遍流行的话不一样的话。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56)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大叔离婚后耗尽60万积蓄打赏主播 生活基本靠偷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9-14

简介:辩护方或会主张陈世峰针对江歌没有主观上的“杀意”,因此不是“故意杀人”。关于检察官提出的物证,辩护方可能会以水果刀不是被告人带来的为之辩护。因此,刘鑫的证言很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