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丝仙子」打破连胜纪录登顶!

「云丝仙子」打破连胜纪录登顶!

新闻 2018-09-16 09:54:06

【环球网综合报道】“紧盯中国,印度与塞舌尔签订军事协议”,据“今日印度”网站28日报道,当地时间27日,印度外交秘书苏杰生访问塞舌尔,双方签订了关于在塞进行设施开发、管理、运行和维护的修订协议。塞舌尔的阿索普申岛将被租借给印度,建设飞机跑道等相关设施。协议为期20年,可更新10年。


塞舌尔是位于东部非洲印度洋上的群岛国家,与坦桑尼亚隔海相望。“今日印度”称,这一协议的签署正值中国在印度洋加深介入程度、尤其是中国在吉布提建立基地之际。印高官称,这份协议具有“战略标志性意义”,印度需要在印度洋海域“创建平衡”。


按照协议,印度将在阿索普申岛建设军人宿舍、飞机跑道等,塞舌尔海岸警卫队在巡航、打击海盗时可以使用。苏杰生称,印度和塞舌尔在过去数年中精心构筑起国防和安全合作,“作为海上邻国,我们的防卫安全彼此休戚相关”。“今日印度”称,着眼于中国,苏杰生强调与塞舌尔建立“透明”和“信任”的关系。


塞舌尔新闻社称,塞舌尔已经明确告诉印度,塞国有权在战争时暂停该基地的使用,因为该基地不是军事基地。《印度快报》称,协议有补充条款规定,如果印度卷入战争,该基地将被暂停使用。此外,塞舌尔的其他“国际伙伴”也有权使用该基地。


苏杰生曾任印度驻华大使,他28日正式从外交秘书的职位上卸任,他的继任者顾凯杰也曾任驻华大使。《印度时报》28日将苏杰生称为“莫迪外交政策的构筑师”。外交秘书是印度外交界的实权人物,印度过去6任外交秘书中,有4人曾任驻中国大使,凸显了中国在印度外交中的分量。(于文)



据公开资料,永暑礁位于南沙群岛中部,距祖国大陆约740海里,隶属于海南省三沙市。

“慢就业”≠“啃老”“颓废”,折射多样化就业心态

高伯龙为了工作,

今年2月,104岁的原军委炮兵学院政委廖鼎琳、101岁的原第二炮兵部队副司令员盛治华先后逝世。4月,103岁的原铁道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贵德逝世。

近日,厦门大学宣布,从2012年9月起,新招医学生将免除学费,望以此吸引更多优秀生源。恰逢此时,又有刚毕业的广州医学硕士生向羊城晚报倾倒满腔苦水,寒窗苦读20载,换来的是2000元/月的薪酬待遇,而且,这还是初级医生的普遍困境。


医学,曾经是多少高考尖子生追捧的专业科目,竟“沦落”到靠免学费来吸引考生?医生,曾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高尚职业,竟成为“低收入”兼“苦累脏”的代名词?


究竟,这曾为社会大众仰望的“学医与从医”链条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是目前医学毕业生供大于求导致从医待遇差?还是从医条件太艰苦让现在的学生不愿报读?又或是,积累多年的体制问题终让医学“初哥”们集体爆发?


为寻求上述问题的答案,连日来,羊城晚报记者深入广州各大高校和医院,对在读医学生和刚就业的初级医生进行采访调查,发现存在问题远比想象中要复杂。欲知如何,敬请留意本期一周关注。


招生现状难


厦大不惜抛“免费绣球”


粤医科院校“断档严重”


约十天前,厦门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经学校党委“认真考虑,反复研究”的决定,即从2012年9月开始,学校所有新招的医学生免除学费,并表示“望借此吸引更多优秀的医学生源,改善医学学科生源质量,提高医学人才培养质量”。随后,记者从校方得到证实,此举乃开国内高校之先河。


据介绍,今年的厦大医学院新生将入读新校区,计划招生560人左右,较去年有较大规模扩招。医学院的学费在2008年到2010年期间,高于一般专业,为每人每学年6760元。2011年,医学院学费降至厦大一般专业的水平,即每人每学年5460元。对于免学费政策是短期试行还是长久坚持、免费生毕业后有无毕业限制,校方表示尚未确定。


对于厦大抛出的这个爆炸性消息,广东本地多所高校均表示“模式难以复制”。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广州医学院等广东本地多所高校均表示,暂时没有任何免学费的计划,包括医学院。南方医科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彭成华则坦言,厦门大学有这个财力,给医学生优待、鼓励学医是好事,但免费政策能否持续还是未知数。


尽管没有跟“免费风”,但广州医科院校也承认招生断档严重。2010年,在广东省理科类招生的15所独立建制医科院校,有10所在第一志愿组投档招不满人,缺额高达2/3。即使经过第二志愿组的投档消化,仍有多所高校未能“填满”招生计划。“断档”院校中,不仅包括广东的三四所颇具实力的医科院校,也有省外医科名校,如北京协和医学院。2011年,医学院校依旧占缺额院校中的“大部头”。其中,南方医科大学理科本科招生计划3500名,缺档人数达404名。广州中医药大学在广东招生计划3000人,仅理科缺额就达1300人。


有老师透露,真正令医科院校缺档的是非临床类专业,如护理类专业。一些名校的临床专业仍“坐拥”高达计划录取十几倍的报考人数,临床医学竞争力仍在。但不可否认的是,与10年前相比,临床医学分数线在下滑。一些专家认为,如果国家不尽快作出引导,未来10年从事治病救人这一崇高职业的医生或许都将不再是精英中的精英。


在读压力大


学医就好比长期投资


并非每个人都耗得起


记者随即在广州医科院校中展开调查,不少学生认为,“学医的美好时代”已悄然逝去,更有医学生将学医比喻为“长期投资”,需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财力物力,“并非每个人都能耗得起”。


“一开始只觉得这是个新专业,前景应该很不错。而且中山眼科中心很有名。”转眼间,已是小莫入读中山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眼科视光学)专业的第五个年头,这也是她本科学习的最后一年。据武书连(我国大学评价和排名领域知名专家)2011年中国大学医学专业排行显示,中山大学医学专业排名第5位。在这所全国排名靠前的学院里,小莫还将渡过至少三年的学习生涯。“本科生就业形势很糟糕,基本不可能在广州的医院找到工作。”小莫介绍,她所在的班里,80%的人选择考研。


课业重、考试多、熬夜、通宵,是小莫学医生涯的几大关键词。虽然专业方向是眼科,但在本科前四年,他们的学习涵盖了所有医学科目。小莫介绍,她的课程比别专业的同学多很多,在课程最多的学期,她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都在上课,有时候,晚上也要上课。即使她清晨6点起床,凌晨过后才睡觉,仍感到“基本没有自己的时间”。


对于医学生来说,考试或许是他们一年中最黑暗的时光。“常常是九科连考,每两三天就考一科。逢考试,熬夜便是家常便饭。一两天便要看完一本几百页的书。”小莫记得,有一次,睡在她上铺的舍友半夜复习到两三点,靠咖啡提神,一不小心打翻了杯子,热咖啡倒在正熟睡的她身上。同一个学院的同学,还有待在教室内复习备考一直到天亮,才回宿舍稍作休息。


小莫的成绩很好,在班里一直排名靠前,大四时,她被保送本校本专业研究生。即便凭借优异成绩顺利保研,小莫对未来还是不敢乐观。“报考时,以为我们这个专业很好,以后能当眼科医生。后来才发现,我们很可能只能当个验光师。”而如果幸运才能成为医生,小莫觉得忧虑也没有减少,“医患关系紧张、科研课题压力大。而且刚开始那几年,一两千块钱工资,实在是要人命啊!”


现在,小莫许多好朋友,已读完本科四年,工作近一年。“我们都是一同长大的,原本生活轨迹很相似。现在看着原来和自己差不多的人,都在赚钱了,自己还要继续读那么多年书,心里有时还是会着急。”小莫介绍,在本科期间,她的学费就比别的专业的人贵、买的教科书也更多。“一年5760元学费,比别的专业多了一千多元。每个学期还要买一两百块钱书。”她坦言,当医生要求高学历,这种“长期投资”不是每个人都耗得起。“家庭条件不怎么样的孩子,要求他们读个八年、十年的,经济压力不是这些家庭能负担的”。


毕业困惑多


想找工作多是石沉大海


为改命运还是备战考研


“我真的很迷茫,也很难定下心准备复试。我是找工作好呢、还是准备考试,或是找到工作,明年再考研呢?人生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我现在这一步,走得好难……”3月初,在参加完顺德第一人民医院的笔试后,广州医学院中西医临床专业大五学生小瑶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她考研的成绩已出,考取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尚未揭晓、复试未定,忐忑的她也急匆匆踏上找工之旅。


之所以选择学医,与自己的经历有关。“以前我曾遇到一位医德很好的老中医,他教会我很多东西。同时,我也比较信任中医。”高考填报志愿时,小瑶选了一个“看起来很美”的专业———中西医临床。“虽然专业只开了5年,但我觉得既有中医又有西医,到时就业一定不愁。”


然而,现实的落差令小瑶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进入医院工作,一年后需考取医师资格证,在所在医院注册后,才能有执业证。此时会出现一种尴尬:医院不知道是给我们注册中医还是西医,导致我们的一些师兄师姐即便进入医院,也注册不了。”记者了解到,没有执业证,意味着这些“准医生”没有处方权,也不能合法行医。而有些医学院校,目前已暂停中西医专业的招生。


实习经历也让小瑶对自己梦想中的职业多了几重认识。“我曾经在儿科实习过,真的很辛苦,有一天我总共连续工作了15.5小时,中午也不能休息。那天医院新收了16个病人,小孩子的病情变化很快,我们要不停地问病史、写医嘱。”小瑶透露,她的一位师姐,表现很出色,本来有望留在医院。但正是因为某次在儿科值夜班,第二天一大早,孩子病情有变化,她迟了些时间赶过去,导致孩子病情加重。现在师姐面临着官司之争,而留院很可能泡汤,前途也由此改写。“其实我们都很同情她,我们觉得她有可能是值夜班疲劳过度了。”


在小瑶看来,考研成了许多本科医学生“改变命运”的选择。兴趣所在,小瑶报考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的针灸推拿专业硕士研究生。为求保险,她也加入找工大军,不停在网上搜索招聘信息。她坦言,中医的就业,比西医更难。“现在比较多的是综合性医院,医院里的中医都已经饱和了。我们的专业是偏中医的,如果想转西医,也只能读研。我去东莞参加过医学类专场招聘会,现场有五六十个医院,但招收中医不会超过5名。简历投出后,就石沉大海了。这次去顺德参加笔试,是我找工投出的简历中,唯一收到回复的。招两个人,参加笔试的有60多人,机会也很渺茫。”


如今,“先找到工作再说”是小瑶的愿望,虽然待遇并不值得她期待。“过去,一个医生的收入可以养活一家人。如今,刚进医院工作,我可能连自己都养不起。”小瑶无奈地说。职位少、工资低、压力大,让小瑶觉得,中医其实很难生存。“国家说要振兴中医说了很久。但我觉得我想当一名中医生,却面临着重重阻碍。”


寻找出路忧


医学生不再走从医路


“弃暗投明”转行做IT


在广州科学城一家IT公司上班两年多的小钟戏称自己是“曾经的医学生,如今弃暗投明”。2005年,他考入广州医学院医学影像学专业。然而,毕业后的他,却从事与所学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在IT公司负责项目组的工作。


小钟介绍,转行并非因为专业就业难。恰恰相反,他所学专业的就业非常可观。“我们班的同学还没拿到毕业证,几乎每人手上就拿了十几个offer(录用通知)。最后,90%多的人都做回本专业的工作。本科生毕业一般到二甲医院工作,也有一些人去到三甲医院。”小钟坦言,他的专业工作,也比别的医学毕业生轻松。“就是在医院拍拍X光片,没有那么忙和那么大压力。”2010年,小钟通过地级市卫生局统一考试,有望进入妇幼保健院工作。这在当时,只有两个人通过考试。


尽管如此,小钟还是义无返顾离开了触手可及的从医路。他认为,这与自己的个性有关。“如果进医院,我几乎可以预计到自己一生的道路。我要一步一步来、按部就班,做多少年后,升主治医生、升副高。我仿佛一眼就能看到以后的人生,这不是我想要的。”而更深层次的抵触,来自于医生这个行业给他带来的落差。“报考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高尚的工作,能帮助别人,社会地位也很高。随着越来越多与现实的接触,我觉得这个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纯洁,甚至还很浮躁。我曾听老医生说,一些医德不好的医生,从药商那拿的回扣,比他正常的工资还高。”


目前一些高校出台鼓励学生报考学医的举措,在小钟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学医是美丽的陷阱。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不会选医学。”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云丝仙子」打破连胜纪录登顶!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9-16

简介:据公开资料,永暑礁位于南沙群岛中部,距祖国大陆约740海里,隶属于海南省三沙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