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老牌糖果公司囤积巧克力及饼干应对“硬脱欧”

英老牌糖果公司囤积巧克力及饼干应对“硬脱欧”

新闻 2018-09-13 17:33:56

P2P网贷行业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溃退。


在监管整治与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双层作用下,P2P平台迎来了又一次暴雷潮。贷之家的数据显示,在6月,停业及问题P2P平台的数量达到80家,而截至7月25日,当月的问题平台已经突破了100家。


相比此前几次行业的周期性阵痛,一些交易额与知名度都位列前茅的平台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中倒下。京东、小米等互联网巨头同样深陷其中。而对平台投资者来说,他们的财富与信心都遭受了毁灭性打击。


P2P爆雷潮


“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在第十届陆家嘴(600663,诊股)论坛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谈及非法集资时称。伴随着这番话在社交媒体上的大范围传播,P2P行业也迎来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相比贯穿2016年上半年由监管部门引导的大规模清退潮,6月开始的新一轮危机正在为这个脆弱的行业施加史无前例的重击。


在毫无征兆的动荡中,一些上市系平台、甚至是正在筹备上市的平台也身处其中——在发布清盘公告的前一周,利民网刚刚高调宣布启动纳斯达克IPO计划。另一家平台投之家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正式立案调查的前一个月,也曾宣布了一笔4.09亿元的B轮融资。


P2P集体崩盘并非首次出现。在2015年底,以e租宝为代表的一系列风险事件出现后,监管部门在2016年开展了针对P2P行业的大规模整治行动,以限额、存管为代表的监管政策也在随后密集公布。之后,行业便迎来了一轮洗牌。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当年2月到8月间,问题平台的数量逐月递增,直到10月才逐渐稳定。


今年开始的新一轮危机则没有任何先兆——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在6月,停业及问题P2P平台的数量由5月的10家猛增至80家,行业风险随后愈演愈烈,截至7月25日,当月的问题平台已经突破了100家。


“2016年停业平台以中小型平台为主,跑路和倒闭的比较多。但今年这次雷潮里很多都是相对知名度比较高、交易额很大的大平台,而且问题集中在提现困难上。”一位P2P网贷行业从业者称。


爆雷潮下,监管部门则纷纷开始应对危机。7月19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了《加强业务合规性的风险提示函》,再次叫停“理财计划类”产品,并表示,对已不具备继续营运条件、拟退出市场的机构,协会督促其制定清退方案。随后,江苏、浙江和安徽等地的互联网金融协会相继发布了类似声明。


但恐慌情绪依然在飞速蔓延,主动宣布逾期、重组、清盘和退出的平台也开始大幅增加。一些头部公司不得不开始面对流动性压力。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北京、上海、广东三地网贷成交量总计为1289.77亿元,环比下降3.13%;与去年同期的2454.91亿元相比,同比减少了47.5%,几近腰斩。


流动性收紧与合规压力


“整个金融体系的流动性收紧应该是这一轮危机的最主要原因,在金融去杠杆,M2增速开始放缓之后,P2P行业的贷款余额、新增投资人增速也在下滑。一些违规进行期限错配的平台,很容易在这个时候出问题。”上述从业者称。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整个网贷行业从去年十月便开始下滑,同时,投资人群体的人均投资额从6万元滑落至4万元左右,这导致了P2P资金端的供血不足。而同一时间,行业的待偿余额则在进一步增加,两年间,这一指标从5400亿元翻了一倍增长至目前的1.3万亿元。


“这一轮资产端出问题的应该大部分是企业贷款,包括之前还没有消化完的大额融资,还有一些企业的过桥贷款,这部分企业应该是在去杠杆过程中最难受的。”上述从业者称。他表示,对于一些上市系平台来说,他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是依靠旗下平台来自融,伴随金融业去杠杆,这些平台在动荡中最先倒下。


同时,监管收紧和网贷备案延期令P2P行业集体承压。在去年底发布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中,明确提出了整改验收及后续备案登记工作大限在2018年6月。但到今年6月,备案并没有如期而至。


“4月的时候,备案被延期,并且没有公布后续的时间表,使得市场预期监管会继续加码,平台在合规压力下不得不加速退出。”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总监于百程称。按照57号文原本规定,2018年4月会出现首批备案名单,但最终被推迟。


网贷备案延期到何时的不明朗也令P2P行业“坐立不安”。6月14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明确表示网贷备案年内无法完成。这对于众多P2P平台而言,是个重大打击。


而在整改期间,监管部门责令P2P平台不得扩大规模,并逐渐化解存量业务,这也给大多数P2P平台带来了比较大的压力。大量的平台呼吁备案尽快落地,但其中大部分平台并未达到备案的合规要求。


“事实上很多平台在去年就应该清盘退出,但年底的备案通知让一些人改变了策略,他们的想法是竭尽全力撑到六月底,顺利拿到备案,之后无论是继续做业务还是把公司卖掉,都有退路。”该负责人称,(对备案时间的)误判最终演变成崩盘,“等真正发现备案完成不了的时候,内部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按照他的说法,去年现金贷的繁荣也给了不少P2P平台扭转局势的希望,但随后针对互联网小贷的强有力监管又制造了新的问题。


“从现在来看,去年年底应该是P2P平台清盘退出的最佳时机,当时大家手里都有钱,完全有能力控制住风险。”上述负责人说。一些平台开始“主动”清盘,以掩盖内部深重的危机。与之对应,另一些平台则拿出成本更高的营销措施,加速寻找接盘侠。


近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下一阶段工作部署动员会上指出,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特点的监管制度体系。


而据新京报报道,多位行业人士透露,监管方或将于7-8月间落实180余条的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据接近监管方人士透露,具体细则为187条。但也有一些声音称,网贷备案在今年落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利好头部玩家


“从目前看,引发爆雷潮的因素还没有明显缓解。按目前态势任其发展,行业有硬着陆的趋势。”于百程表示。当下,整个行业的危机依然在以每天两家爆雷的速度持续蔓延,恐慌情绪也正影响着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在美股上市的几家P2P平台近期股价都出现了下滑,其中,信而富今年的累计跌幅已经超过了60%。


海通证券(600837,诊股)在研报中称,P2P平台风险的爆发,很有可能只是信用风险升温中的一例。他们称,P2P的平均借款期限都很短,大多在1年以内,在信用收紧、经济承压的环境下,P2P网贷整体上更早地面临到期偿付的问题,因而也就率先出现了大面积的违约。


面对小微企业与农户的小型农商行已经出现了风险的前兆,海通证券在研报中称,尽管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整体的不良率波动不大,但农商行不良率持续走高;2018年一季度末已经抬高至3.26%。今年以来,多家农商行信用等级被下调、不良率飙升,甚至个别农商行不良率飙升至20%以上。


?“照现在的情况看,现金贷是最优质的资产。”上述负责人称。尽管现金贷利率被去年年底的新规锁死,但较短的周期和庞大的市场需求让它成了当下最适合P2P的资产,“从我们的情况看,现在是缺资金,借款人的需求满足不了。”


尽管行业驶向了如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但主流观点依然看好P2P未来的发展——尤其是对于手握大量用户的头部平台来说。


国泰君安(601211,诊股)在研报中称,P2P平台爆雷潮并不意味着P2P商业模式的终结。相反,未来P2P行业集中度仍将进一步提升,随着行业合规程度的进一步提升,能够幸存的P2P平台将会是极少数。


但短时间内,无论是平台投资者还是资本市场,都不可避免的为监管与市场的不确定性所困扰。此前的报道称,鉴于监管的高压,已经多次传出上市消息的陆金所IPO计划被迫搁浅。


根据央行在下一阶段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会议上披露的数据,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以来,一共已有5074家从业机构退出。网贷之家的数据则显示,截至2018年6月,目前仍在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为1836家。但按照行业普遍预计,在政策与整治行动继续推进的情况下,只有10%的平台能够最终幸存。


“我们希望通过国内顶级儿科专家深入基层培训,帮基层医生行医树立一个技术层面的标准,给诸多儿科医师专项培训项目树立一个行业内的标准,为建立全国儿童健康体系提供保障。”齐建光说。

下面有请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

钱鸣高,

五是突出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救济措施。为充分保障律师行使执业权利,新《规定》第十条规定,监狱应当保障律师履行职责需要的会见时间和次数。根据《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四十一条、第四十四条规定,新《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律师认为监狱及其工作人员阻碍其依法行使执业权利的,除了可以向监狱或者其上一级机关投诉外,也可以向其所执业律师事务所所在地的市级司法行政机关申请维护执业权利。情况紧急的,可以向事发地的司法行政机关申请维护执业权利。

网络民意是现实民意在网络上的延伸,对于推动中国公民政治参与、完善政府公共管理、促进民主政治进步具有积极意义。


但是,近来“网络水军”不断制造“网络暴力”事件,炮制虚假民意,混淆了视听,干扰了民意。人们不禁要问:互联网时代,网络民意究竟能不能反映真实的民意?我们该如何看待网络民意?


1 推动民主政治进步


公民重大网络问政事件从2003年的每年几起,到2007年的每月一起,发展到2009年以后的每月数起


“我是四中高一的学生,每个星期六都要补课一天,而且作业很多,根本做不完,要是每个星期六可以放假半天就好了。”这是近日广东省佛山市一名学生不堪学业重负,在市政府政风行风热线网络互动平台上发的帖子。他的帖子立即被正在线上的市教育局副局长杨汉波看到。杨汉波告诉他,中小学阶段,除了高三年级,其他年级无论是学校还是教师,都不能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特别是利用公休日和假期、休息时间进行;并当场承诺:对于违反规定的学校,将严肃查处相关负责人。


2009年2月,云南在押人员李乔明死在看守所,警方称其“躲猫猫”时撞墙而死。这一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在事件成为网络热点后,云南省委宣传部迅速组织事件真相调查委员会,并邀请网友和社会人士参与调查。在网络舆论的推动下,“躲猫猫”事件真相很快被查清,施暴者受到法律制裁,有关责任人受到行政处罚。


在此前后,包括杭州“70码”、温州购房门、陕西真假华南虎照片风波、山西“黑砖窑”事件,乃至湖北邓玉娇事件等一系列网络公共事件中,网民监督公权力,推动着事件真相的调查。


“近几年来,我国公民通过互联网参与政治的现象日益增多,从2003年的每年几起,到2007年的每月一起,发展到2009年以后的每月数起重大网络事件,不仅改变了公民传统政治参与的理念,提高了公民政治参与的能力,而且对政府公共管理体制、机制、运作模式等产生了重大影响。”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谢耘耕工作室11月22日推出的《2010年中国公民的网络表达与公共管理分析研究报告》提到。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网络民意弥补了体制中的弱点,互联网成为人们参与监督、参与立法、参与决策、表达利益诉求的途径,对中国民主政治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央党校高新民教授表示。


“网络民意是现实中的民意在网络上的延伸,这一认识对我国公共管理和民主法治建设至关重要……目前国内一些公共事件解决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议程设置’模式,即网络(BBS、微博、博客或手机等)提出议题——传统媒体关注——全社会参与——政府行为的模式。互联网对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影响,对于完善政府公共管理,规范和引导当代中国公民网络政治参与的发展,进而推动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有序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010年中国公民的网络表达与公共管理分析研究报告》指出。


2 不能代表全部民意


炮制虚假民意、诽谤竞争对手、干扰正常秩序等问题严重影响了网络民意的真实性


前不久,蒙牛公司员工伙同公关公司损害伊利公司商业信誉案闹得沸沸扬扬。据警方查明,这些网络攻击手段包括:寻找网络写手撰写攻击帖子,并在近百个论坛上发帖炒作,煽动网民情绪;联系点击量较高的个人博客博主撰写文章发表在博客上,并采取“推荐”、“置顶”、“加精”等操作手段,以提高影响力、扩散力。


蒙牛伊利之间的黑公关事件,以及最近的360与QQ大战,使“网络水军”、网络公关公司的问题逐渐浮出了水面。


“网络灰黑势力”越来越嚣张,表现在网络不端或侵害逐渐规模化、公开化、集团利益化。它们集群行动,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中国网络传播学会会长、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杜骏飞认为,“网络灰黑势力”包括“网络灰帮”、“网络黑帮”和“网络黑洞”:“网络灰帮”主要指网络推手、网络水军等;“网络黑帮”主要指网络打手、删帖服务;“网络黑洞”主要指流氓软件、无良内容、劫持服务等。不仅如此,这些“网络灰黑势力”,实际上是相互转化、相互勾结的,势力遍及网络公关、网络技术、网络应用等领域。


11月30日,记者在网上用百度搜索“网络删帖公司电话”,共找到相关网页6万多篇。而据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的数据显示,2008年网络公关业的收益增长趋势稳居整个公关业的榜首,年服务毛收入达到了10亿元人民币。行业调查显示,2008年网络公关占整个公关市场比重的6.3%,约8.8亿。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7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0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2亿,其中,60%的人为30岁以下。网民学历结构呈低端化变动趋势,截至2010年6月,初中和小学以下学历网民分别占到整体网民的27.5%和9.2%,增速超过整体网民,学生群体在整体网民中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群体,接近1/3的网民为学生。


“青少年的心智尚未成熟,他们表达意见的时候,往往带有情绪性和随意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表示。“在网上,并不是所有网民都会积极发表意见,网上存在着沉默的大多数,在网上把控话语权的活跃发言者往往不一定是网民中最深思熟虑的成员。”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杜骏飞对此也深感忧虑。


客观说来,网络民意只是部分民意的体现,不能代表全部民意。如今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驱使下,“网络水军”、网络公关公司等炮制虚假民意,诽谤竞争对手,干扰正常秩序等问题也严重影响了网络民意的真实性。


3 需要理性思考看待


政府如果无视网络民意存在,那么就会闭目塞听;如果过于相信网络民意,则可能会偏听偏信


几年前的“柑桔有虫”的消息在网上广泛传播,以致谣言四起,全国各地的桔子严重滞销,给农民造成了极大损失。而近期360与QQ争斗事件中,人们再次注意到,在这场争斗之中,消费者处于极其被动的地位,他们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被剥夺,切身利益受到直接损害。同样的侵害消费者利益的事件还大量出现在其它事件中。


“政府如果无视网络民意存在,那么就会闭目塞听;如果过于相信网络民意,则可能会偏听偏信。”乔新生表示,如果把互联网上的意见看作是公众普遍的意见,仅仅依照这些意见作出决策就会缺乏科学性。


在互联网这个虚拟的社会里,网络民意有时泥沙俱下,甚至被人操纵、炮制。因此,面对网络民意,政府在重视的同时,应以更理性的方式去思考、对待,而不是被网络民意所左右,使重大决策充满随意性。


还网络民意以真实、网络社会以有序,打击 “网络灰黑势力”、净化网络环境就成为当务之急。杜骏飞认为,实现这些,一要靠公民个人和行业协会的监督和自律,二要靠法律法规的保障和强有力的执行。具体来说,当公民个人或者企业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不要忍气吞声,要勇敢地站出来,理直气壮地与“网络灰黑势力”作斗争;行业协会也要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能形同虚设;行业内部要互相监督和约束,使行业的整体水平一起提高。他还认为,国家要提供强有力的法律支撑,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市场的法律法规。只有进一步完善法律制度,才能在“网络灰黑势力”损害到公民个人和企业的合法权益时,做到有法可依。


不过,净化网络环境不等于以严厉打压方式对待网络,因为仍有相当部分网络民意是真实的,“一刀切”的打压方式容易使真正的民意也受到压制。高新民说:“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政府针对虚假信息要及时甄别,证明其真伪。实践已经证明,不管发生了哪一类的谣言,有关部门越是及时介入越是公开透明,社会越能迅速恢复秩序;越是反应迟钝,越是捂盖子,越会引起混乱。”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英老牌糖果公司囤积巧克力及饼干应对“硬脱欧”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9-13

简介:“我们希望通过国内顶级儿科专家深入基层培训,帮基层医生行医树立一个技术层面的标准,给诸多儿科医师专项培训项目树立一个行业内的标准,为建立全国儿童健康体系提供保障。”齐建光说。